社會上充斥著對香港教育的怨氣,無論是電視電台都是充斥著教師、家長和孩子的怨聲,耳朵和眼睛都避不了。

本來TSA 是一個量度課程進度的工具,不知從何年何月何時開始被人利用這工具肆虐橫行。

現時的教育環境像是大型生產工廠,老師和家長們是主管監工,確保每個「生產」出來的孩子品質一樣。

美國耶魯大學的前校長理查德·萊文曾說過,如果一個學生從耶魯大學畢業後,「居然擁有了某種專業知識和技能」,他以為是耶魯教育最大的失敗。

一位David Foster Wallace小說家於2005 年在Kenyon 大學說了一個很有趣的故事。

Two young fish encounter “an older fish swimming the other way,” and the older fish asks, “How’s the water?” The young fish ask one another: “What the hell is water?”

兩條年輕的魚遇到一條老魚。老魚打招呼道:”早上好,孩子們。這水怎麼樣?”其中一條忍不住問另外一條:”什麼是「水」?”

 

在2014 年基督教女青年會的調查發現,八成七受訪學生睡眠不足十小時的標準,達標學生僅百分之零點三,自評睡眠不足的學生比例達三成三;近六成受訪初小生平日的娛樂休息時間不足一小時,兩成更「好學不休」。 昨日,立法會舉行公聽會,有家長控訴子女「比雞早起,比狗夜瞓,比牛多做」、小三學生說到連運動的時間也沒有,家長也要「幫手做功課」。

或許政府對於我們的訴求無動於衷會令人感到無奈。可是,我們仍可以創造轉機的。

香港的教育氣氛雖難改變,家庭教育氣氛卻能即時改變。

 

有報導指TSA令學生失學習興趣?當然,不斷被要求回答標準答案確是會令人沮喪。然而,家長是推波助瀾者還是啟蒙者才是最會影響孩子的學習的興趣能力和處事的態度。

應付讀書考試是無可避免的,家長選擇消極面對,邊怨邊罵邊做,還是更加努力與孩子一起在這困難的環境中尋找綠州呢?

一天在酒吧裡,有個無神論者跟一個虔誠的基督徒在談論宗教問題。

“其實我有經歷過跟神禱告,就在上個月前,我經歷了場大風雪。在一片白茫茫中,我看不見任何東西,也迷失了方向。於是我就跪下來,向天乞求。我說,神啊救救我吧,不然我就會死在這場風雪中。 ”  無神論者說

“那既然你都活生生的在這裡了,你不是應該就要信神了嗎。”   基督徒說

“不,救我的是兩個剛好經過的愛斯基摩人,是他們為我指引回去的方向。”  無神論者回答。

 

不同價值觀影響思想。

相信不是所有家長都抱著「望子成龍」的心態,卻有不少家長渴望孩子就算不是龍的材料卻可以「訓練」出來的。TSA被扭曲並不是學校希望增加競爭力而出現的,而是因為社會有一種害怕競爭而產生出來的。於是,無論是學校還是家長,不斷要求學生懂得回答標準答案,有了標準答案就不會有不一樣的情況。

其他國家也有考試,也都有評估,但為什麼教育「制度」令人羨慕的國家沒有香港現時面對的問題呢?

簡單的說就是他們沒有是教育為「制度」。他們同樣希望孩子成才但成才的定義卻不一樣。他們擁抱孩子的獨特性,多接觸,多探索就是學習的途經而非操past paper 學習標準答案。他們教導孩子如何學習而非強迫學習。

若然不甘心成為教育制度下的崇拜者,就讓我們動動腦筋,在逆境中如何讓孩子保留那份好奇心。世界上有很多事並非經常盡人意,雖然有很多事情不由我們控制,但我們卻可以控制我們的思想如何面對挑戰。真正的自由不是只靠消除壓力的來源,就如壓力會令人成長亦會令人倒退一樣,真正的自由是就算經過流水式工序的洗禮後亦能脫穎而出。

 

既然我們不能選擇玩什麼樣的遊戲,那不如我們選擇怎樣玩這個遊戲吧!

願你的孩子還會問你 " What is water? “「什麼是水」 。

 

86b81c23e29f446e3d51d674b00ac103

 

 

http://www.csmonitor.com/Books/Book-Reviews/2009/0414/this-is-water

圖片來源 orientaldaily.o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