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herry,資深編輯,家有兩個小寶貝

清晨6時多,我躺在帳篷的地上,幾乎徹夜未眠。手機裡的家長群組又瘋傳4月20日全面復課的機會很微的訊息。

看罷,我悄悄地關上手機。

怎麼我會這樣冷靜呢?還記得早一趟政府宣佈延遲復課時,我真的抓狂了啊(雖然外表裝作很平靜)!

原來我已經不知不覺地調適了與孩子共度每天每刻的日子。

我是一個全職媽媽,女兒上小學,兒子上全日制幼稚園。雖然他們的起居差不多全是由我照顧,但多少習慣了擁有他們上學後的「媽媽私人時間」,那是我每天最悠然自得的心靈充電時間。媽媽要有足夠的電量,才可以在孩子回家後以最高的EQ來回應小人兒各式各樣的需要。

一場疫症,我的「媽媽私人時間」毀了。正確點說,是全港所有全職爸媽的私人時間毀了。

這場抗疫戰是在毫無心理準備之下開始的。在停課的初期,我還未習慣突然要與疫症和孩子長期共處,既擔心家裡的抗疫物資是否足夠,又擔心自己是否有夠好的EQ與孩子24/7式相對。

與孩子在家困獸鬥了一段時間後,我開始想:為甚麼不把這次的「災難」看成契機呢?反正我不能改變現況,日子總得每天過。

於是我開始調整自己的心態,盡量發掘被喧鬧遮蓋着的美好。

然後,我看到……

「串嘴」家姐原來對弟弟也有溫柔的一面,有好玩的總會預他一份。

被家姐喚作「笨笨」的弟弟原來觀察力是如此出眾。

還有,他們喜歡纏着我玩,是因為他們愛跟媽媽黏在一起的親密感覺。

漸漸地,我開始着手為孩子們炮製驚喜,使這段珍貴的親子共處時間有一些難忘的愉快回憶。最近我們一起作了一次創舉,就是去一趟只有媽媽與孩子的露營。那不止是孩子們第一次露營,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露營!

厲害了,我自己。原來人到中年的我也可以有勇氣闖出安舒區呢!

疫情讓我們失去了很多,但也有從沒料想過的得着。